关闭

给自己的人生一个精彩的PlanB

意向国家及地区
获取验证码

我已阅读并同意 《隐私保护协议》

立即咨询专家
搜索
关注我们

留学官方微信

留学官方微博

400-010-8000

关于金吉列

留学

留学攻略 留学规划师 英国 美国 日本 加拿大
新西兰 澳大利亚 韩国 欧洲 亚洲 中国香港

热门

留学产品 成功案例 院校排名
国际学校 精彩讲座 OSSD课程

申请

留学资料 语言提升
科研背提 签证准备

生活

留学安全 海外生活
实习就业 移民置业

工具栏

在线咨询

免费评估

费用计算

微信扫码体验

电话咨询

分公司电话

400-010-8000

免费咨询电话

400-010-8000

到店咨询

免费领取留学邀请函
意向国家及地区
意向学段

请留下您的信息,我们将有专人与您联系

获取验证码
我已阅读并同意《隐私保护协议》

金吉列留学北京总部2

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8号楼IFC国际财源中心B座15层

010-56836688

复制地址
到店咨询
0
0
首页 文章详情

寒门学子:进得去常春藤,抹不掉阶层烙印

尹伟
2019-02-18 13:53:27
人浏览
0
0

立即下载,留学必备资料库!

了解详情

留学费用计算器 算一算就知道

了解详情

专注背景提升,1V1深度咨询

了解详情

第二外语培训,爆款好课都要学

了解详情
表面看来,一同考入名校的寒门学子和城市学生,都来到了相同的终点,但他们难免在未来面临不同的新起点。 那么,寒门学子进入顶尖名校之后是怎样呢?《中国青年报》报道了波士顿环球报记者布鲁克·里·福斯特采访的寒门学子进入藤校后的故事。

“阶层的符号无处不在

阶层的符号无处不在,从你穿的衣服,到你说话的样子。”

当埃尔·巴罗斯作为新生第一次踏入哈佛大学校园的时候,她感觉特别不适应,就好像她的额头上刻着“低收入”3个字似的。校园里的树那么绿,鹅卵石铺就的道路那么精致……这些景致美好得一点儿也不真实。“像我这样的女孩不属于这种地方。” 对埃尔来说,世界的颜色是灰的。她家位于纽约一个治安混乱的贫困街区,街区周围终日警笛长鸣。埃尔的父母用尽了积蓄,才从帮助贫困人群造房子的公益组织“人道家园”那里买了一处小房子。她家经常缺钱,有时连肥皂、卷纸这样的生活用品都买不起。 突然有一天,埃尔收到了一封来自哈佛大学的录取邮件,哈佛提供的全额奖学金也让她付得起高昂的学费。“从那一刻起我就知道,”埃尔说,“我再也不用像父母一样受苦了。” 可是,进入哈佛之后,焦虑和失落一直没有离开。 大学一、二年级,她在课堂上很少开口,因为担心用错词,发错音。埃尔的父母是来自哥伦比亚的移民,在家里,父母说西班牙语。埃尔出生在纽约,但她只有在学校里才能学到英语。正因为如此,虽然在阅读的时候能够理解单词,但她不敢大声地把这些词说出来——很少有人会纠正她的发音。 经济背景还影响到交朋友。“你会因为支付不起一些费用而被朋友圈淘汰。”埃尔说,“比如,如果有人说,我们去餐厅吃饭然后看电影吧……你就只能悄悄离开。” 在同龄人谈论购买一件200美元的衣服,或者去国外度假的时候,埃尔总是不知道怎样加入讨论。 “那些有钱的孩子,常常意识不到这种谈话会让别人产生什么感受。”他们肯定不是故意的,因为那就是他们的日常生活,但总会误伤其他人的自尊心。因为交友困难,埃尔选择一个人居住,她觉得自己没法忍受和“特权阶层的人”当室友。
有时,课程的设置也会让贫困生感受到来自上层的“压迫感”。比如,在最近的一次社会学的课上,教授让学生们定义自己的社会阶层。 “中产。”一个学生说。 “上层。”另外一个学生说。 这个议题让埃尔很不舒服,因此她拒绝参与:“当着那么多同龄人承认你很穷,是一件特别痛苦的事。” 奖学金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曾几何时,进入常春藤名校是美国精英家庭子女的“特权”。进入新世纪后,哈佛、耶鲁和普林斯顿等名校决定改变游戏规则,给予贫困家庭子弟全额奖学金,每年最高可达5.9万美元。2014年,19.3%符合条件的哈佛学生获得了奖学金。

但减免学费只是帮助寒门子弟克服了第一个障碍。“上名校是一场彻底的文化冲击。”哈佛大学二年级学生特德·怀特说。 特德出生在牙买加平原一个工人家庭,父亲是位公交车司机。他感觉,哈佛大学不是为自己这种背景的孩子设立的。同学在大学一年级开始就创立公司或公益组织,而他们的资源一般都来自父母。“我们的起点就不一样。”特德说。 毕业之后的去向也让穷孩子们紧张。名校中的大部分孩子能依靠父母的关系到大公司实习。即使单看个人表现,在面试的时候,富裕家庭的孩子也会占据优势,因为他们表现得更加自信和从容。低收入家庭的学生普遍存在自信问题,他们从来没见过大公司里的律师、高管或华尔街精英。他们的父母没有能力带他们见识职场精英的世界。 有时,特德会怀疑进入哈佛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尽管他知道,进入哈佛可能让他远离父母那样终日为经济挣扎的生活。 富裕家庭的孩子无忧无虑地享受着上一辈的各种“福利”时,贫困的孩子却要时时想着反哺父母。拉美裔学生亚历杭德罗·克劳迪奥曾经苦恼地对一位富裕的朋友说:“妈妈这几天问我有没有余钱,可以用来支付账单。”他的母亲是一位日托中心的保姆,父亲是个焊工。 朋友沉默了半晌,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最后他说:“我为你感到抱歉。” 听到朋友这样说,克劳迪奥感觉更糟了。 雷娜塔·玛汀是布朗大学的毕业生,爸爸是披萨送餐车的司机。学校给她提供了9万美元的助学金,但她在校园里仍然需要依靠“化缘”度日——因为患有“身份认同焦虑”,雷娜塔去看心理医生,学校提供的医疗保险支付了诊费中的大头儿,但她连15美元的自负部分也承担不起。“学校认为,十几块的‘额外费用’人人都能承担,但事实是,我们不能。” 雷娜塔不得不到学校的教会机构申请资金,用来购买课本和回家的车票。“寻求帮助真的很尴尬,”她说,“但我只能反反复复地把自己的故事告诉教授和老师们,否则就没办法从布朗毕业。” 与原生家庭渐行渐远  

耶鲁新生朱莉娅·迪克森每次走进餐厅的时候,汉堡包餐台服务生都会特别高兴:“朱莉娅,你今天想吃点什么吗?”正在搬箱子的校工也热情地打招呼:“天气挺冷的,对吗?佐治亚女孩?”

朱莉娅在佐治亚乡下长大,是家中11个孩子中的老二,父母是经营食品摊的小贩。如今,她戴着黑边眼镜,涂着茄子色的唇膏,看上去已经和从前的那个乡村孩子大不相同。 朱莉娅记得,几年前父母第一次开着租来的车到大学来看自己。见到朱莉娅的朋友时,他们非常不自在。他们没有去拜访女儿的教授或者导师,却要求去见学校餐厅的工作人员。 “你们可以帮我照看女儿吗?”她的爸爸问一个工作人员。 父母对自己身份的定位,如同当初朱莉娅对自己的定位一样。她有时把自己当作“食品摊的朱莉娅”,有时把自己看成“耶鲁的朱莉娅”,调和这两种身份非常困难。她的父母也意识到了变化。 读大学后,朱莉娅只回过两次家。最近一次回家时,爸爸不无担心地说:“也许教育正把你从我们身边越拽越远。我不希望你因为有我们这样的爸妈而感到羞愧。” 藤校里的贫困学生最初可能感觉自己不属于校园,然而慢慢地,他们会逐渐感到,自己也不属于原生家庭。 “他们在学校的时候,心心念念想要回家”,布朗大学老师罗莫说,但藤校教育对他们的语言、外表和行为都进行了改造,“他们不再适应从前的生活了”。 艾莉·杜普勒是耶鲁大学全球事务专业的学生,她有一头红褐色的卷发,戴着银色的耳环。耳环是她在土耳其买的,那次旅行由耶鲁资助。艾莉曾和自己的单亲母亲住在一辆拖车上,一直住到六年级。后来,她每天需要乘坐单程两小时的公交车,才能到一所好点的高中上学。 接受采访时,艾莉正在经历“经济危机”。“学校资助部门的一张支票还没到,这两天有几顿饭我就不吃了。” 尽管如此,艾莉仍说耶鲁给了她一种“经济安全的错觉”。“在校园里呆的时间越久,我越感到自己不属于低收入群体。” 艾莉认为自己能更好地融入耶鲁是因为她是白人。“一般来说,如果我不主动暴露家庭背景,大家都会以为我和大部分白人孩子一样,来自上中产家庭,住着郊区的大房子。”她还是耶鲁滑雪队的一员——她妈妈在一个度假胜地经营缆车,她可以免费滑雪。 艾莉喜欢通过别人的眼睛来看待自己,这让她觉得,自己可以过一种完全不同的生活。尽管如此,毕业仍然迫在眉睫。“我觉得自己正在一个梯子上往上爬。如果毕业了,我会不会滑落回去呢?”  让每个学生都意识到自己“拥有权利” 哈佛大学教授安东尼·杰克致力于研究“名校低收入学生”问题。他发现,低收入学生能否获得成功,与他们能否获得“社会文化资本”息息相关,比如他们是否能和富裕同学一样,意识到自己“拥有权利”;能否意识到和教授“一对一关系”的重要性,努力获得教授的推荐,等等。杰克说,贫困学生经常疏远教授这样的“权威人士”,而中产家庭的学生们,很容易就能和“权威人士”形成良好的互动。 有研究表明,富裕家庭的孩子更善于向别人请求帮助,因为他们相信资源是向他们开放的,自己拥有使用资源的权利;而贫困学生习惯于自己完成所有事情,因为他们的父母学历往往不高,不会在学业上给他们提供任何帮助,所以他们上大学后也想不到,去“写作中心”这样的地方要求额外的辅导和帮助。 约兰达·罗莫是布朗大学新生学院的助理院长。他说,贫困学生在考试得C后会痛哭。他问这些孩子:“有没有去和教授谈一谈?”得到的答案往往是“没有”。而富裕的孩子不同,他们即使拿到最糟糕的分数,也敢于去找教授理论。 “我们正在努力改变校园文化,”约兰达说,“我们要让学生们都知道,寻求帮助不是弱点。” 缺少资源、缺乏寻求帮助的能力,真会影响学生的毕业成绩吗?答案是肯定的。在全美国,作为“家庭第一代大学生”的低收入学生,其本科毕业率只有11%左右。也就是说,100个穷孩子考上大学,只有11个能毕业。 但在藤校,这个数字要高很多,因为大部分经济压力被助学金解决了。藤校如今也建立了更多组织,帮助穷孩子找回权利意识。在哈佛和耶鲁,98%的低收入本科学生能够在6年内毕业;在布朗大学,这个比例是91%。 朱莉娅说,她正尽力学习“不再把金钱当作定义自己身份的关键要素”。耶鲁已经向她展示了这样一种生活——晚餐的谈话不再围绕过期的账单展开。她有机会从沉重的日常生活中抬起头,自由地思考自己的未来。 “金钱是我学着不再去纠结的东西。我把这大学四年视作实现自己梦想的机会。” 

开启美国留学之旅 立即咨询

快速评估适合你的专业&院校

获取验证码
意向国家及地区
立即评估

我已阅读并同意

《隐私保护协议》
更多留学话题
美国录取捷报 美国留学申请攻略 美国留学产品 美国留学专业解析 美国留学职场就业发展 美国留学生活 美国留学时讯 美国签证指导 美国大学排名 美国成功案例
尹伟
8年经验 擅长美国
010-56836688
立即咨询
美国留学实用指南
研究生申请
本科申请
高中申请
查专业
看排名
能力提升
推荐产品
  • 美国前30/60名校培养计划
    基于美国特有的转学体制,为学生提供包括学术、领导力、职业等在内的长时段服务,让学生既获得名校录取,又有读完名校的实力
    了解详情
  • 美国高端本科:金鹏计划
    为学生量身搭建五维立体模型,逐一击破痛点,致力于提高美国TOP30本科录取成功率
    了解详情
  • 美国高端硕士:金骏计划
    为志向申请名校的学生提供的高端服务产品 致力于提升学生入读美国前30名校的成功率 产品中涵盖背景提升项目基金,学生可根据自身背景任意选择海内/外科研与职场提升等项目
    了解详情
关闭
专业留学顾问限时 1对1咨询

icon

获取验证码

立即预约
icon icon

我已阅读并同意 《隐私保护协议》

信息提交成功!稍后将有专人与您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