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洋
丹麦要求移民区的孩子从一岁开始强制日托
立即咨询
评论
金吉列留学官网
杨洋
去主页浏览TA的更多精彩内容
举报

丹麦要求移民区的孩子从一岁开始强制日托

时间:2018-07-18 09:39:51 收藏0 阅读 评论0 点赞0
咨询热线:17710313506 立即咨询
看起来似乎就要在“离开”或者“接受同化”间做出选择。
想留学,没方向?还不点我快来聊?

丹麦政府正在引入一套新的法律,对25个以穆斯林移民为主的贫民聚居区ghetto的生活作出规范。

 

  从1岁开始,居住在这里的儿童必须每周与他们的家人分开至少25小时,这其中不包括午睡时间。他们被要求强制接受符合“丹麦价值观”的教学,包括对丹麦语,以及圣诞节和复活节传统的学习等。如果不服从则可能导致福利金的停止发放。而其他丹麦公民,则可以在孩子6岁以前自主选择是否让他们上幼儿园。

 

  几十年来,整合移民始终是丹麦模式面临的一个棘手挑战。他们通常以一种高密度的形式聚居在城市街区中,高失业率、帮派暴力……都是相当常见的问题。一旦涉及宗教冲突,问题就变得愈发复杂了。意识形态和生活方式的差异,使得许多难民和移民家庭并不愿意融入到国家的主流中来。他们也被认为在一定程度上对国家的社会和文化氛围造成了威胁。

 

  政治家已经开始将曾经使用的“融合”(integration)一词改为了“同化”(assimilation)。在新年演讲中,丹麦首相拉尔斯·勒克·拉斯穆森就警告说,“ghetto”正在以散播暴力的方式,将他们的触手从小范围的聚居区伸向街头。

 

  事实上,这项新政策的背后是一个涵盖更加广泛的“ghetto计划”——今年3月,丹麦政府就发起了22项提议,其中的多数已经获得了议会多数议员的同意,还有一些将在秋季进行投票。比如说,有一项提案就称“如果移民父母迫使他们的孩子回到原籍国接受长期的‘再教育旅行’,就会面临4年的监禁。因为这会对孩子们‘受教育水平、语言能力和幸福感’造成损害。”

 

  在丹麦的570万人口中,有近87%是丹麦血统,其余的都是移民及其后裔。其中,三分之二的移民来自非西方背景。现在,这一群体数量正随着不断从阿富汗、伊拉克和叙利亚涌入欧洲的难民浪潮而膨胀。

 

  移民权利首先成为了讨论的重点。司法部长瑟伦·佩普·波尔森认为,增加的处罚只会影响到那些试图破坏法律的人。他坚称这些措施并非是针对穆斯林群体的,“无论是谁住在这些地方,无论他们信仰什么,在丹麦,他们都必须持有一种过好的生活的价值观。”

 

  这种价值观关乎丹麦人对国家的想象。丹麦一份左翼自由日报《DagbladetInformation》的主编RuneLykkeberg表示说:“丹麦人对国家有着高度的信任,它会作为儿童意识形态和信仰的核心形塑者。“盎格鲁—撒克逊人的观念是,人类在自然中是自由的,然后才有了国家,来对无限度的自由做出限制。我们对自由的看法恰恰相反,人类只有在社会中才是自由的。”

 

  “你可以说,父母有权抚养自己的孩子。而在另一方面,我们会说他们没有权利摧毁他们孩子未来的自由。”他也接着补充道,“当然,这总带有一种强烈的专制的风险感。”

 

  一名社会民主党(SocialDemocrats)议员YildizAkdogan则指出“ghetto”这个词带有的危险性,以及它可能引发的民族情绪。“我们称他们是‘ghetto’的孩子,‘ghetto’父母,它正在成为一个主流词。而它本身就带有着负面含义。”

 

  争议的还有一点在于,该政策推行的前提是这些移民享受到了丹麦政府给予的福利支持。

 

  现年64岁的AnetteJacobsen是一名已经退休的药剂师助理。她强调了丹麦健全的福利体系为这些移民提供的帮助,“在道德上,他们应该感激被纳入到我们的福利体系中,这是经过我们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建立起来的。”Anette超过50%的年收入都会用在缴纳税款上——这看上去似乎是一笔相当大的数字了;但也正是以此为基础的福利体系,为她的四个孩子提供了免费的教育和医疗保险。每次缴纳税款时,她都会由衷地感到感激。

 

  由于对支持难民和移民家庭所需要付出的集体成本的大力关注,丹麦人民党(DanishPeople’sParty)已经从社会民主党阵营中赢走了许多选民的支持。随着即将到来的大选,一向作为福利国家的捍卫者的社会民主党也开始考虑转变其在移民权利上的态度,表示“有必要采取更加严厉的措施,以对福利国家做出保护。”

 

  “批评者会说,‘国家不能强迫儿童在白天远离他们的父母,这是不恰当地使用武力的行为’”,Rune说,“但社会民主党说,‘我们给他们钱,我们想要用这些钱换取一些东西。这是一种关乎权利和义务的制度。”

 

  看起来似乎就要在“离开”或者“接受同化”间做出选择。任教于华威大学的博士SaraSalem认为,事实上,今天的欧洲也是进行了几个世纪的社会工程的结果——通过“排除”或“同化”,将国家建设成为一个排斥某些群体的空间,而家庭一直都处于这一工作的核心位置。

 

  一位名为Hussain的高中学生则对该法律可能会造成的进一步撕裂表达了忧虑——她来自被纳入新政策实施范围的25个贫民聚居区之一,Tingbjerg。“如果你制定的新法律只适用于社会的一部分人群,那么你还可以继续加强它的力度。这最终会变成让他们感到非常害怕的平行社会。而他们也会因此创造他们自己的共同体。”

还没看够?点我点我!专业顾问等你来“撩”~
去主页浏览TA的更多精彩内容
杨洋 咨询经理
邮箱:yangyangbj@jjl.cn
电话:17710313506
北京分公司:北京市建国门外大街永安东里米阳大厦5层(永安里地铁C口向南50米)
收藏 点赞 立即咨询

相关推荐

还可以输入500
  • 粉丝138
  • 文章333

杨洋

金吉列北京分公司

咨询经理

杨洋老师硕士毕业于爱尔兰都柏林大学社会学系,从事欧洲留学多年。作为金吉列欧洲留学咨询师,成功送出数百名留学生,一直从事一线留学申请,在荷兰、爱尔兰、...展开全部

立即咨询 关注
微信扫一扫,免费咨询

猜你喜欢

意向国家
  • 美国
  • 英国
  • 澳大利亚
  • 加拿大
  • 新西兰
  • 日本
  • 韩国
  • 中国香港
  • 俄罗斯
  • 乌克兰
  • 爱尔兰
  • 意大利
  • 西班牙
  • 白俄罗斯
  • 新加坡
  • 马来西亚
  • 丹麦
  • 德国
  • 法国
  • 挪威
  • 瑞典
  • 芬兰
  • 荷兰
  • 瑞士
  • 中国澳门
  • 奥地利
立即预约